• 2008-06-18

    换blog了 - [狂侃]

    我已经将一部分文章转移到新的blog中,原因是要练习wordpress,css。

    新blog地址Jaykenduke's blog

    http://pushupslovers.blogspot.com/

    希望同志们接着灌水,爱谁谁吧!玩的高兴就好,你发现有用的你高兴,发现尽是扯淡的你也不爽,就是这样了。 总的来说大巴还是不错的,不过关照的太多了,自然也就过头了,等俺攒足了银子,就他娘的买个域名。吼吼!

  • 2008-04-27

    man! come on!!! - [狂侃]

    我要做一个快乐的man!!!

    找到组织!

    come on!!!

    PS:  被朋友教育了一下子,豁然开朗,以后我要面朝大海,春暖花开,crazy program ,crazy datastructure,  crazy database ! fucking Japanese ! fucking math !我来了。

    Fucking  in my crazy way !!!

     

  • 对于大学,我一向没有很多的意见,这话也只能在今天说,如果要是有朋友听到的话,非得过来抽我,因为我一般都比较善变,就说我年前喜欢三表的博客,可是最近不知是否三表受刺激过度了,写的东西有些不太靠谱,就连乐于模仿三表的粉条小奇说的,三表怎么最近贱滴滴的。现在基本对大学生活都适应了,可能上大学就和旧时代娶媳妇一样,家庭包办,结婚前双方连彼此长啥样儿都不晓得,稀里糊涂就被送到洞房,掀开盖头才知道长的是不是人脸,长的乖巧,漂亮不说,长的对不起观众,那也没有办法,算自己倒霉,到了这地步也不能送女子回家,只好咬咬牙,独自卷了被窝睡了,但你也知道为了祖国和家族的下一代着想,于是便在矛盾中两人作一人了。所以说你来了发发怨气是可以的之后还是要过活的。

    上大学好歹也有将近一年了,可谓是一年目睹大学之怪现状啊!但是这些怪呢?大学生可以说是见怪不怪了欲听怪处,且听侃叔下次道来!

  • 2007-05-01

    胡写的—— - [狂侃]

     

    窝在墙角

    看着朋友抽剩的烟头

    静静的在砖头上燃着

    烟圈

    一个,一个

    忍不住想要把头套在圈中

    迷恋

    猛的头一阵痛

    撞在了墙角

  • 逍遥了好些天的寒假终于结束了,该干的事情,像走亲戚,同学聚会,看望老师啊,也都差不多干完了,基本还算圆满,大约是我容易满足的缘故吧!
    说说这些事情的大致过程吧!
    首先,走亲戚,依照家乡的规矩,过年要作揖,磕头,烧纸钱,一样也不能少,当然也不能多,多了显的不懂礼数,给别人造成假象,这家的家教不好.少了通常视为大不敬,不免遭到非议,我从大年初一开始就走家串户的,四处拜年,然后作揖,磕头,烧纸钱,样样不能少.这样过完了三天年我都感觉腿要断了,疼的很难走路,家乡一贯采取的拜年磕头仪式,大约很久以前就被老祖宗引进了,一直传到今天,期间不论战乱,流离,亡国,一向不更变,长存不息.较之往年,今年的年过的异常的清冷,大部分年轻的壮年人都因三十晚上喝酒,赌博,没有休息好,一直到中午12点多,才成群结队的挨家挨户的"例行公事",老人一般是不出来的,等着后辈去拜年,大有倚老卖老的样子,不过,一年也就一次,卖一次有何?今年的年轻人出来的迟,估计这帮为数不多的老头实在闷不住了,看了看每年结集拜年人群的大商店门口没有什么人,除了几个放鞭炮的小孩子,便也个个的出来,坐在温暖的阳光中打起了牌,因该是忘了还有年这回事吧?偶尔,向前探探头,凝视远方,陷入沉思,猛的回头,已经出了好几张烂牌了,一急,老子不玩了,回家吃臊子面去,说着,卷支烟,伸伸懒腰,燃着火,头也不回的朝着家的方向走去.嘿,老头,真有你的.总而说吧,年还是小孩子过的,不住的来回晃悠,燃几根鞭炮,吓吓谁家养的母鸡,在鸡的呱呱声中,逃避着主人的骂声,偷着笑跑了.
    再有同学聚会,大家兴致都很高,活动项目也很丰富,打桌球,去KTV唱歌,最常见的是去聚餐,喝酒.好象大家的心情都还不错,所以要说的也不是很多,高兴就行了.不必去刻意来要求什么.大学来的就是问问复读同学有没有进步,复读的同学就是问问大学的情况,期间不免有些羡慕,这倒也其次,重要的是,大家都很有信心,这就好.但愿他们走好.
    看望老师也相当的简单,就去了班主任家,可是基本没有什么要和老师聊的,大概是好常时间没有见的缘故吧,嘘寒问暖,就这样聊赖的呆了一个多小时.憋了好些话,到头来却连一个屁都没有放出来,很好笑的.
    看了好些小说,听了好些音乐,逛了不多地方,吃了好些东西.这就是假期的成就.
    后天就要踏上远去的火车,现在几乎没有什么感觉了,依稀着一些留恋,心静如水.
    写下这些的时候,电脑里面放着信乐团的活该,正是这两句:
             也许命运早就安排
             也许伤口值得喝彩
             心跳还依旧在
    写下这些的时候,感觉嘴唇很干燥,屋里很热,外面正吹着入春的第一场沙尘暴,这年的春天依然很美,到处充满了土腥味.肆意的蔓延在我的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