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2-22

    凌乱的思想并活着~~ - [狂侃]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aykenduke-logs/4832550.html

    孤独的漫步在空荡荡的校园中,聊赖如同寒水般浸润着我那行尸走肉一般的躯体,哎!也许叹息是唯一可以倾泻颓废的缝隙,十八岁这年,我感觉到岁月的沧桑与悲凉,。无助与寂寞在无声无息中充斥着我那冰冷而又脆弱的灵魂。生是过客,跋涉虚无之境。有时候会看看安妮的书,但那只限于某种环境,某种层次的意识停留,不会停驻,当然更不会永恒。遥望墨脱,那隐藏着莲花盛开的地方。她的笔调犀利而又冰凉,只停留在感情的边缘地带,让人无法触及,亦不敢触及。

    斗转星移,岁月如梭,时间会在你不留神之际从你身边流走,让人无法重掌已然逝去的一切,友情,爱情,也许你会用永恒,久远来做一次抗击,索性那是一次连生命也无法承载的。但可以告诉你。那是枉然的,虚无的,它会将所有的所有都封印在未然之中,而你始料不及的只是飞鸿过际的一缕轻痕,无法逃脱命运即定的轨迹,也许在生命中可以有许多你可以选择的方式,但是路只能用一种方式去前行,这是无法改变的,命运之神也许就在你一次次的选择,一次次的挣扎中嘲弄你的愚昧和无知,看着你在无奈中按照他设计好的路,一直的走下去。人也许只能这样,或者本来就是这样弱小的。

    有时候感觉自己有点宿名论的意味,也许吧!生从何来,死又何往,试问普天之下谁能道明其中的玄冥奥妙。自坠地到归土都一般,都无法撼动这古往今来的规则,或是一场游戏,遵循的仅限于众生彼此都已然知晓的规律,一成不变,生生不息。君问我:你从何处来,去往何处去。我答:我从来中来,去往去中去。

    从大西北到东北,路途遥远而又漫长,坐在火车上,看着逐渐远去的故土,无法承载的是亲人的叮嘱,无法遗忘的是那一双双鼓励的殷切眼睛。时空的瞬息万变,思维的交错无止,生命于其间游荡,如魂灵般,禹禹独行于每一处黑暗,惶恐阳光的侵袭。

    现在是东北的冬季了,路边的银杏 叶子都开始掉落了,在风中打着旋儿,一圈一圈的。冬日来的很迅速,没有任何准备的就到来了,听说东北的冬季很是寒冷,雪很多,很白,具有一种别样风情。多好,家乡的冬季也应该到来了吧,印象中,家乡的冬天格外的清冷,光秃秃的山就在那儿孤寂的高耸着,几乎看不到一丝绿的气息,松树很少,但是杨树和柳树很多,不过都落尽了树叶,裸露在那里的只是干枯的枝桠,偶尔会有几只麻雀落在上面,惊扰着尚未苏醒的树木。西北的柳树有万条垂下绿丝绦景象的几乎没有,大都是那种突兀着枝条的,遍体苍老的那种,很是特别,让人忘不掉。这是没有雪的时候,要是有雪那得另当别论了,一般情况,雪不会很大,就如细丝般在空中舞动,晶莹剔透,如果碰上有阳光熹微之时,那景致可是美的没法说的,美的很自然,便是没有大家闺秀的动人艳丽,也有小家碧玉的妩媚羞赧,煞是好看。雪通常不能攒在一起,散的很,所以也很少做成雪球,手一碰就化开了,干净的雪水会让你倍感舒适。当然雪化的很开,来去匆匆,也不会留下什么痕迹。有时也未免会让人伤感一通。有人这样写过:兄弟姐妹本是天上的云,谁也不认识谁,然后变成了雪,落在了地上,太阳一照,化成了水,就谁也离不开谁了。很让人感慨作者体味感情的细腻,这也会让我回想起自家的兄妹,便也有暖流充满了胸臆,当然情绪也就不觉的好起来了。

    和朋友也不常打电话,感觉通过那个东西,感情的流露会生分许多,与其生分,还不如默默想想他们。不过能听到他们的声音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啊。也可以算是暂时的聊以慰藉一下空虚的内心吧!感觉好像很矛盾,给别人一种脑裂的感觉,左右脑脱离开,各自控制着一种思想,它们在互换的控制着我的情绪,没有章法,就那样的混沌不堪!其实很怀念当年的一些哥们,大家一同犯错误,一同接受批评,一同锹课去打球,然后考试又考的出奇的好,多好啊!活的一点都不累,感觉那时的天空一直是晴朗的。不提了,也许现在是该从自己的怀念中走出来了,沉浸于念想会让人在无法面对新生活的过程中更加无奈与痛苦。

    最近在看杜拉斯的情人,比较喜欢她那犀利的语言,就像利刃一般,将你割伤,伴随而来的就是那种说不清的疼痛,隐忍的让你只能将它暗藏在心中的暗角,这只是一个暗角,一个暂时让你可以停留的地域,不能久待,因为那种感觉会让你的死生感在无言中消褪的无踪可循。性爱也许是维系情人之间的纽带,让其在肉体的碰撞中愈加坚实,但那短促的时光流去,容颜凋败,情人便不能复存,可能这只是一种交易,彼此都得到了自己所要索取的东西,或许金钱,或许是兴奋,快感,或是别的什么,而伴随的也有痛苦,煎熬,灵魂或是别的的。这都完全背离了当初伊甸园中那条蛇的初衷,但那有何妨。我喜欢疼痛的感觉,尤其是短暂而又强烈的,也许有一种自残的感觉,过后的酣畅淋漓又有几个人知道呢?它会让你回味,一如做爱,总会让你期待下一次的冲击,这会让你颓废,让你迷恋,就像毒品一样,一旦上瘾就让你不能自拔,。可是谁能说颓废不是一件好事呢?倍受摧残的容颜会更有吸引力,能更好的将美散发在周围的每一片空气中,氤氲的如同温泉冒出的热气。久久回荡,给人以视觉和嗅觉的享受。

    我的思想是零散的,与之同时的生活也是零散的,二者都在尽力的裂解对方,亦如朱赤墨黑的唯物主义辨证思想。但我还是喜欢这样的生活并思想,凌乱,没有规律,这让我可以在平淡之中找到一种异样的感觉,这可能是在习惯了痛苦,郁闷之后所迸发出的一丝不甘吧!人还是要生活的。

    后记----写了许久,眼睛有点困了,摘掉厚厚的眼镜,用力揉了揉,抬头看看外面,阳光还是那样的,依然在我纷乱的十八岁天空投下洁净的光束,多好的天气。我合上了笔,其实生活真的是简单而又美好的。(完)

    分享到:

    评论

  • 我喜欢这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