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2-06

    侃过年~~ - [狂侃]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aykenduke-logs/4832605.html

    马上要过年了,心里怪怪的,现在对这种东西吧,基本持观望状态,看大家了,这可不是忘本,忘传统,何况不循礼数的自古以来甚多,像什么阮籍啊,父亲死了,酒肉照常,琴声依旧,不入丧服,但其后却大吐鲜血,长呼悲哉,大约这就是他的悲恸方式,想必如果其父亲是个开明的老头,一定不会怪他。但按东晋那会儿的社会礼数来看,这种可能性就为零了。这是典型的物质环境决定意识,当然这也成为以后他的一个罪状,有失礼节,不肖子。再说说李敖,父亲去世,亦如此,仅仅省略了几样,酒肉,但没有敢全部效法,他尊敬他的母亲,不愿老人痛上加痛,而阮籍那个时代,三从四德这个怪圈让妇女没有什么权利说话,大都是女子无才便是德,让大多数聪颖的女孩子成为了空皮囊,外裹锦绣,内无与外匹配的东西。这是时代的不幸,就如同产下的畸形儿一般。阮籍那样做,不会去顾及母亲的感受,当然世人的就更不用理会了。这就是差别。
    过年在小孩子眼里可就是很舒服的事情,一年才一次,有好吃的,穿新衣,放鞭炮,热热闹闹的。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的确很高兴,每天可以随便去逛,口袋里面也时常有钱花,感觉很幸福,时常就盼着再过一次年,特逗。这两天在忙着清扫房间,擦墙壁,现在也不去翻老黄历去查什么日子适合扫房,小的时候,经常要找日子,很麻烦,家里的日历通常都是买那种有农历的并且带有迷信气息的适合出行啊,适合沐浴啊,适合结婚啊,对了好象没有适合交欢的日子。日子过的很好,所以好象每天都在过年,大人都常唠叨,过不过没有什么区别了。
    关于过年,我还记起了在学校时候看的一本灵异小说,名字也是这个,不过那个说的不是真正我们意识上的过年,而是抽象出了一种很物质的东西,年,倒是和传说中的一样,听见大响就吓破胆的那种东西,写的很不错,作者是新生代作家那多,他的作品很多了,写的都不错。有机会大家看看,像幽灵旗,
    分享到: